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风小吧

http://735288.qzone.qq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恶性通胀的全球性豪赌  

2011-05-24 16:50:40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倪金节/文

4月文章总结、朋友们假期愉快)


本轮的金融再泡沫,无非说明了各国政治家与生俱来的软肋,谁也没勇气彻底摒弃当前的经济哲学。当然,在基本共识未达成之前,任何一个孤立个体,也不足以担此重任。而以亚当斯密、弗里德曼和凯恩斯为鼻祖的经典经济理论,将依然是各国宏观政策逃不出的窠臼,人类短时间也就无法走出泡沫周期的轮回。


 




如今,全球商品市场涨声一片,不断进行着各种“创新高”的资产泡沫游戏。4月28日,黄金价格首次冲上1539美元/盎司,看来年内2000美元/盎司问题已经不大(如果真到了这个位置,前期积累的风险有可能会爆发)。昨天,伦敦市场油价已经站上了126美元/桶,纽约市场原油价格则也是早就站稳在了110美元/桶,似乎随时朝着2008年的最高点飞奔而去。有色金属、农产品、粮食价格亦都是纷纷创出新高。其实,商品市场的泡沫化水平已十分严重,衡量商品整体涨幅的CRB指数更是早已超过了金融危机之前的巅峰。


 


三年前的新泡沫拯救旧泡沫


过去十年,全球GDP翻了一番,无论从什么经济指标衡量,都可谓历史上最繁荣的十年。不过,眼下几乎所有国家的民众,都很难感受到生活水准的同步提升。欧美各国还在经济复苏的罅隙中挣扎,北非中东虽然资源丰富但是社会长期不稳,新兴市场国家则普遍遭受资产泡沫和恶性通胀的袭扰。焦虑成为各个阶层较为独特的生存风景线。


而在经历了长时间世界性货币超发之后,全球通胀已经迎来了第二波浪潮。较之2006年到2008年本世纪第一波高通胀时期,新近一轮全球性通胀大潮,势头看起来更为凶猛。特别是经历了金融危机后欧美和新兴经济体的“撒钱”式经济刺激,全球金融市场早就脱离了实体经济基本面,率先完成了激情飞扬般的快速飙升。


全球通胀形势的严峻性,已经不再需要分析师和经济学家再出多么严谨的预测报告,因为已经近在咫尺,投资者为此购买黄金对冲通胀的逻辑天衣无缝。加上中东和北非的动荡局势,以及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持续,都足以让国际资本将更多的资金用于资源商品的炒作上,“资源为王”成为所有人的共识。


实际上,三年前由于我们没能从根子上清算引起大危机的本源因素,而是采取了注射强心针的货币政策过度扩张。只是金融市场的快速上涨远超过了实体经济复苏的需求,而且上一次金融危机爆发的很多内在性因素,并未得到根本解决。严格地说,“史上最严重金融危机”这么快就离我们而去,并不是引起危机爆发的原因被人类制服了,而是“那几笔大钱”托起了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的表面繁荣。


所以,整体价格水平出现大幅攀升是必然的,那些甚为自负的经济金融精英自然也十分明了,只不过碍于政治地位和眼前利益,无法有勇气实施刮骨疗毒式变革。



失控的通胀预期


由此,民众通胀预期迅速转换,囤积、抢购等行为大量出现,加上新兴市场国家行政干预过强,部分商品价格长期被压制,进一步造成供求关系失衡。有些国家决策者,更是无视流动性极度泛滥的格局,而且经济数据严重“渗水”,导致他们对通胀形势的判断亦一错再错,通胀预期形成恶性循环也就积重难返。


如此一来,全球就形成了这样一幅奇特的图景:资产市场泡沫狂飞、通胀预期覆水难收、实体经济普遍低迷、纸面繁荣成为常态。而这一切的一切,似乎都在昭示着这次“新泡沫拯救旧泡沫”的行动不过是在重复过往。“历史不会重复,却会押韵。”美国作家马克?吐温的这句话,多么生动地描绘了当前世界经济的未来必然后果。


接下来的几年,各国央行必然会出现一轮极其“手忙脚乱”的收紧货币政策的潮流,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,已经在去年就开始了急切的紧缩动作,澳大利亚则早在2009年就开始了加息周期。各国央行的迫切加息,并不在于他们良心发现,试图反省过往的货币滥发政策,而完全是迫于恶性通胀悍然而至。如果再不收手,纸面繁荣到最后,就会更加不可收拾,民众的日子则更为艰难。


中国的通胀形势则更为严峻:货币增幅始终维持在16%以上,五年后就翻一番;多数要素价格长期被管制,潜在涨价因素太多;农村红利消失殆尽;输入性通胀压力空前。多重因素交叠使得CPI通胀随时可能朝着两位数急升。而且中国正在遭受巨大的房地产超级泡沫的“绑架”,M2占GDP比已经接近两倍,资产价格通胀和社会投机氛围严重,都使得治理通胀的难度更为巨大。单单的紧缩货币或者行政管制,都不见得能起到很好的效果。如此,内外夹击,中国经济也就失去了回归常态的可能,除非中国和世界都真的能够彻底改变经济哲学,艰难地回归到“实体为本,虚实相生”的格局中来。



注射货币吗啡的必然宿命


一度,我们天真的认为,各个央行拼命地往经济体注射货币“强心针”,实体经济就能出奇的好起来,重新回到危机前的一片欣欣向荣的美好世界。尤其是,从本文开篇所说的两年前的那个春天开始,市场的乐观声音越来越强,似乎真实的经济复苏就在眼前。尽管经济分析师们,从林林总总的数据海洋中,似乎窥见了世界经济强劲复苏的秘密,但是眼下世界的急剧动荡,高通胀时代的悍然而至,以及并未出现经济增长的新引擎,一下子又让我们对实体经济复苏失去了信心。


 


由此,各路资金大军也就更加的无所适从。哪怕是道指再创新高,但是依然没能出现持续的投资主题。类似上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、本世纪前8年的房地产,这些带领世界经济阔步前行的引擎未现,于是,金融泡沫“漫山遍野”也就成为看起来美好的故事支撑。


 


当然,像黄金和白银等贵金属泡沫,不排除投资者对未来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期冀。这几年,越来越多的学者、媒体和部分官员,倾向于把金融危机和当前世界经济所面临的问题,归结为美元本位制。改革货币体系成为后危机时代最主要的话题,回归金银本位成为不少人的诉求。有此预期,金银飙升也就有了更为充足的理由。


 


无疑,本轮的金融再泡沫,无非说明了各国政治家与生俱来的软肋,谁也没勇气彻底摒弃当前的经济哲学。当然,在基本共识未达成之前,任何一个孤立个体,也不足以担此重任。而以亚当斯密、弗里德曼和凯恩斯为鼻祖的经典经济理论,将依然是各国宏观政策逃不出的窠臼,人类短时间也就无法走出泡沫周期的轮回。


 


两年前,笔者曾在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发表过一篇《“比差”经济学陷阱》的专栏文章,断言“如果我们不能从这场危机吸取最深刻的教训,不能在这场危机中诞生能与斯密、凯恩斯和马克思相匹敌的伟人,来重写经济学理论体系,重构金融市场的内在逻辑,那么这将是全人类的悲哀。”现在看来,全世界都未能深刻总结此次大危机的经验教训,亦没反思固有经济理论的错误。


 


不过,大家也别着急。眼下世界正在承受注射货币吗啡的苦果,恶性通胀、过度投机和资产泡沫又即将把世界拉入下一场危机,各国政府不得不重复过往的操作伎俩。如此这般,经过几度轮回,民众逐渐觉醒,政客们最终无法再糊弄大众,到时候“自然”的力量,定能挽大厦于将倾。



  


(注:作者为中国人保资产研究所客座研究员。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新近一本书为《好泡沫还是坏泡沫》,中信出版社。您可以写信至piaoni2006#163.com与作者联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